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傻傻笑颜 的博客(韩絮原创)

你是一滴蓝色的雨,滴落时贯穿了我的心脏,从此我爱上了天空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思念是幸福的痛(原创)  

2011-04-04 21:30:20|  分类: 一树红果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都说娘思儿路多远思多久,儿想娘如筷子般长。其实儿想娘同样活多

久想多久,只不过那份想念不如娘的深且浓罢了。

       妈妈己离开我们十一年多了,原来那些无助与害怕的泪水已悄悄化作

重温儿时所有有妈妈疼爱的点点滴滴。妈妈走后,常常拿着笔欲写下心中所有

的悲哀,可久久下不了笔,心头如一团乱麻,痛与泪交织成一张沉重的网,

无论如何挣扎,都解脱不出天塌地陷的恐惧。回忆一次泪落一次,想起什么

就痛哭一场。哭久了泪就干了,如今的想不再有泪便流,想哭就哭。心口

那份撕痛已转变成隐痛,一切的一切如同放电影般一遍遍展现在面前。突

然想记下那仅有的温馨,以此慰藉所有的想与念、、、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长个女孩样

       从记事起,妈妈常挂在嘴边的话就是:女孩就要有女孩的规矩,站有站

相,坐有坐相,别整天大吼小叫的像个假小子。

       其实七八岁的孩子谁记着那些,只要走出家门,走路都不来好好走,不

是踢着个啥东西就是一蹦一跳的。

       小伙伴们只要一凑成团,谁能分淸男孩女孩,嗓门一个高过一个,笑声

一阵连着一阵,扔石子,放泥炮(用泥巴捏成碗状,用力向石头上摔),一

个个挣的脸红脖子粗,等大人叫时早已都变成了泥猴子。回到家后妈妈总是

边给我梳洗边说:整天掐着耳朵教你都记不住,还真如你姥说的扎上耳朵眼

不成!(现在穿耳眼是时尚,八十年代的山村扎耳眼的大多是因为不听父母

的话)调皮是一回事,胆量又是一回事,从此我再也不敢疯玩了,无论干什

么都习惯性地摸一下耳垂。因为姥姥的家法严是出了名的,哪个女孩去她家

吃饭时总在大人吃完后才让孩子上桌,而且吃东西不能吧唧嘴,不能说笑。

妈妈虽然不像姥姥那么严厉,可对我的要求总是高过别人的妈妈。

       不知从啥时起,在别人尽情玩时,我成了站在一边的观众。在同伙中成了

最干净的一个,也成了大人夸赞的对象。妈妈也不再提扎耳眼的事,不过做

像样的女孩也不是沒有好处,只不过对一个孩子而言是很不痛快的要求罢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